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特别是卫国战争的最初几个月,苏联空军损失惨重。许多停放在机场的战斗机遭到突袭,它们就像是靶子,遭到纳粹空军的一通猛攻滥炸。

那些经验不足却幸运地完成起飞的苏联飞行员,发现自己要面对的是曾经经历过包括不列颠之战这样重大战役的德国王牌飞行员,可想而知他们当时有多么痛苦。此外,苏联飞行员没有足够的时间掌握刚刚列装的雅克-1型、米格-1型和米格-3型战斗机,这导致了非常高的伤亡率。

然而,就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依然有一支苏联空军,令纳粹感到了恐惧。更不可思议的是,这支空军全部由女性组成。

几位夜女巫成员的集体照片,她们都成了苏联的英雄。从左到右:坦尼娅·马卡罗娃、维拉·贝里克、宝琳娜·格尔曼、叶卡捷琳娜·里亚博娃、叶夫多基娅·尼基兰娜和娜杰日达·波波娃。

苏联空军第588夜轰炸机团的女性——更广为人知的是她们的绰号:夜女巫——没有雷达,没有机枪,没有收音机,也没有降落伞。她们的轰炸机上只有地图、指南针、尺子、秒表、手电筒和铅笔。然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四年里,她们成功地完成了30000次轰炸袭击,并向推进中的德国军队投掷了23000多吨弹药。

全女性的夜女巫中队是苏联妇女希望积极参与战争的直接结果,当时许多苏联妇女已经厌倦了在战争中扮演配角,想在前线作战。

从战争一开始,玛丽娜·拉斯科娃上校,一个被称为“苏联阿米莉亚·埃尔哈特”的飞行员,就开始收到想要参与其中的妇女的来信。拉斯科娃认真对待他们的请求,请求约瑟夫·斯大林能够组织一个女飞行员团与德国人作战(并游说苏联妇女有资格参加征兵)。

拉斯科娃可以说是苏联的女性传奇,在30年代后期,她就参加了多项远程飞行活动,创造了诸多女子飞行记录,其中最著名的一次是在1938年9月24日至25日与另外两名女飞行员一道,驾驶一架命名为“祖国”的Ant-37飞机(由DB-2远程轰炸机改进)从莫斯科飞往远东的共青城。

这一次任务中,她们驾机共飞行了26小时29分,航程达5947公里,从而创造了女子直线飞行的最远世界纪录。然而,在航程最后阶段“祖国”号因为能见度差,找不到机场降落而在野外迫降,作为领航员的拉斯科娃先行跳伞,并在森林中艰难生存了八天之久,最终获救。

1941年10月,斯大林批准了拉斯科娃的请求,并下令建立三个全女性的空军中队。随着苏联成为第一个允许女性飞行战斗任务的国家,从某种意义上说,他确实站在了历史进步的最前沿。最终,唯一完全属于女性统治的空军是第588夜轰炸机团——夜女巫诞生了。从飞行员到指挥官再到机械师,每个人实际上都是女性。

1942年,新成立的女子飞行团开始在恩格斯进行训练,恩格斯是斯大林格勒附近的一个小镇。应征入伍的大约400名妇女年龄从17岁到26岁不等。这些未来的战斗飞行员受到玛丽娜·拉斯科娃的欢迎,她强调了她们入伍的严重性和严肃性。

这些年轻女飞行员们被发给了对她们来说太大的制服,因为这些制服是给男性穿的。一些妇女甚至撕开被褥塞进靴子里,以防止它们滑落。

此外,她们还配备了过时的设备。更不可思议的是,她们所驾驶的飞机是从未打算用于战斗的农作物撒尘机。

这种飞机的型号叫做波利卡尔波夫Po-2,是一种两座开放式驾驶舱双翼飞机——由胶合板制成,外壳甚至用到帆布包裹,以至于无法抵御恶劣天气,晚上,飞行员不得不咬紧牙关忍受零下的温度、寒风和冻伤的危险。在苏联寒冷的冬天,仅仅触摸结冰的飞机就有皮肤被撕裂的危险。

此外,这种飞机尺寸太小,一次只能携带两枚炸弹。因此,夜女巫飞行大队不得不在夜间执行多次任务,平均数量是八次。纳德日达·波波娃——一位飞行了852次任务的传奇指挥官——曾经在一个大胆的夜晚成功执行了18次任务,简直是夜之女神……

更令人不敢想象的是,这些飞机有相当大的缺点,因为它们速度慢,高度易燃,装甲为零。

然而,这些看似破旧的飞机却在实战中发挥出了了几个意想不到的优势。其中一个相当大的有点在于,由于飞机的原始结构,纳粹们很难在雷达上发现夜女巫。并且当飞行员们接近她们的目标时,飞行员会关掉引擎,滑行到即将到来的目的地。

另外,这些飞机的滑行速度如此之慢,以至于他们的速度只有伞兵的一半。在地面上,德国人几乎没有任何预警,除了飞机在目标上方滑行时发出的“隐形”声音。

纳德日达·波波娃(Nadezhda Popova),执行过852次任务的小队指挥官。

夜女巫团队的飞行员所使用的滑翔技术和方式,令德国士兵想起了女巫的扫帚柄,因此他们称隐身攻击者为夜女巫。德国人如此惧怕夜女巫,以至于他们害怕在晚上点燃香烟,以免向这些夜女巫们暴露自己。

德国人对夜女巫的高超技艺非常敬畏,以至于他们散布谣言说苏联政府用实验药物来增强妇女的视力,赋予她们一种猫科动物的夜视能力。作为激励,德国军方的回应是向任何能够击落其中一名夜女巫的德国军人颁发一枚声望很高的铁十字勋章。

意识到它们飞机所存在的技术缺陷后,夜女巫们只在夜深人静时飞行。她们总是三人一组飞行:其中两架僚机会充当诱饵,吸引探照灯和炮火。然后这两架僚机会向相反的方向飞去,疯狂地扭转以避开高射炮。第三架长机才是真正的杀手,它会在黑暗中飞向目标并投掷炸弹。

再接下来,卸了货的杀手会再变回僚机,另一架僚机会变为长机开始执行轰炸任务,这一序列将持续到三架飞机中的每一架都投下了所有的炸弹。

夜女巫们利用了她们的慢速优势,因为这给了她们更大的机动性。此外,向她们派出的敌机则飞行速度快得多,但这也意味着消耗更大。因此,德国人只有很短的时间还击,然后他们不得不大转弯返回进行另一次攻击。夜女巫们便利用这一过渡时间,再度逃到了黑暗中。

当然,并非所有人都成功逃脱了敌人的追击。战争期间,夜女巫大队共牺牲了32名飞行员,其中包括被派往前线的拉斯科瓦上校。拉斯科娃去世后,苏联政府为她举行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第一次国葬,她的骨灰被安葬在克里姆林宫。

除了拉斯科娃和波波娃之外,绰号“白百合”的利特维雅克也是一位飞行女英雄。从童年时代起,利特维雅克就对飞行产生出极大的热情。14岁时,她开始在一家飞行俱乐部接受训练,15岁时实现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次飞行。

四年之后,卫国战争爆发了,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利特维雅克知道自己的使命,她毫不犹豫地加入了空军。 1942年,她作为第588战斗机团成员第一次参与战斗,在这支团队里,她很快成为最好的飞行员之一,之后便被派往执行最重要和最危险任务的飞行团。

在总计168次飞行任务中,她共击落了12架敌机,并与战友联手击落了4架战机,这使得她成为有史以来最有成就的女性飞行员。 除了击落敌机而获得的星星标志之外,她的雅克-1型战机机身上还装饰着白色百合花,这象征着“战斗机猎人”,表示她是能够自由行动、单独击落敌机的空中战士。

据另一位二战期间的苏联王牌飞行员亚历山大·波克雷什金(Aleksandr Pokryshkin)所说,战斗机猎人”是空中战士的最强大的战斗形式,而利特维雅克完全担得起这份荣誉,她的代号是“百合”或“白百何44号”,数字44也是她飞机的编号。

不过在1943年,不幸开始降临在利特维雅克身上。首先,她的丈夫、战斗飞行员和苏联英雄阿列克谢·索洛马京(Aleksey Solomatin)在当年5月21日的一次坠机中丧生。接着是在7月,她最好的朋友叶卡捷琳娜·布达诺娃在作战行动中阵亡。或许,这些噩耗对利特维雅克来说是一个不祥的预兆。

在8月1日的顿巴斯战斗中,她的飞机在执行任务时坠毁,这位女英雄牺牲时年仅21岁。

更值得惋惜的是,由于她在行动中失踪,所以利特维雅克并没有被授予苏联英雄称号,这是苏联军人的最高荣誉,因为政府高层担心她被俘了。1979年,研究人员在一处大型掩埋场发现了利特维雅克的骸骨。1990年,遵照苏联领导人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的特别法令,利特维雅克才终于被追授苏联英雄的荣誉。

在战场上,夜女巫团队的付出是令人感动的,她们留下了值得骄傲的一串数字:当最终苏联赢得卫国战争时,588夜航团的女飞行员们出击了23672架次,战斗总飞行时间为28676小时。

在数以万计的夜袭任务中,她们总共投掷了约3000吨炸弹和26000枚燃烧弹,破坏或完全摧毁了17座桥梁或渡口、9列军用火车、2座火车站、26座仓库、12座油库、176台车辆、86个火力点和11部探照灯,此外还抛撒了大量传单,并为己方部队空投了155吨物资。

更重要的是,她们对德国士兵所造成的夜间骚扰,大大打击了敌人的士气,让他们在白天也无法发挥100%的战斗力。

夜女巫是如此出色,以至于当时苏联民间都以能够见到她们为荣,这可不是现如今的那些什么女团可以比的。然而讽刺的是,夜女巫被排除在莫斯科胜利日之外。原因不言自明,她们的飞机飞得实在是太慢了……

然而,这些勇敢的飞行员是具有难以置信的技能,和无法估量的勇气的女性。她们甚至在飞机侧面喷上了花的图案,用导航铅笔涂抹自己的嘴唇来庆祝自己的女性身份。

值得一提的是,在二战时期,苏联为了战胜德国最大限度地动员了本国的人力资源,不仅大多数成年男性应征入伍,还有超过80万女性进入军队服役,她们不仅从事医疗、通信等后勤工作,更像男性一样投身一线战斗,涌现出诸多女狙击手、女坦克手、女炮手等等,而女飞行员也不在少数,“战争让女人走开”这句话在苏德战场上完全不适用。

夜女巫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一直以来,她们通过完成任务和最卓越的壮举巩固了自己在空战历史上的地位——谁说女子不如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